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2017-09-30

伴随着全球老龄人口的不断增多,养老日益成为许多老龄化国家关注的问题,如何最优化养老金更是成为投资者热议的话题。近年来,全球养老基金资产规模平稳增长。全球养老金咨询机构华信惠悦咨询发布的《2017年全球养老金资产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22个国家或地区养老基金资产规模合计达36.44万亿美元,较2015年的34.93万亿美元增长4.3%。2010年以来,全球养老基金资产规模由26.50万亿美元增长至36.44万亿美元,年复合增长5.45%,除2015年为负增长外,其余年份均实现正增长。

总体来看,全球养老金集中度较高,主要集中在经济发达国家,且集中度还在继续提升。据华信惠悦咨询《2017年全球养老金资产研究报告》统计的22个主要国家或地区养老基金规模数据,截至2016年底,美国以22.48万亿美元的养老基金资产规模居全球首位,占比高达61.7%,较2006年提升3.19个百分点。英国、日本养老基金资产规模分别以2.87万亿美元、2.81万亿美元排名第二、第三位,占比也均超过7%;养老基金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家还有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荷兰,这6个国家规模合计达到32.61万亿美元,占比高达89.5%。

值得注意的是,被调查国家中法国、日本和西班牙是10年内三个养老基金资产规模缩水的国家,其中,养老基金规模较大的日本从2006年的2.94万亿美元下降至2.81万亿美元,这可能与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给付增加有关,也反映了日本国内严峻的养老问题。日本政府发布的《2015年日本老龄社会白皮书》称,日本现有1.27亿总人口,约3392万人是65岁以上人群,老龄化率26.7%。

根据发起人的不同,养老金一般分为公共养老金和补充养老金。公共养老金由政府发起设立并强制实行,收入来源主要是雇主、雇员的缴费以及政府的财政预算,公共养老金通常以全民覆盖为目标,由政府设立专门的养老金机构负责管理和运营。补充养老金通常是由雇主或个人发起,包括职业养老金和个人自愿养老金,是对公共养老金的补充和保障。

9月23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养老金融蓝皮书: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2017)》指出,公募基金在补充养老金中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截至2016年末,养老基金资产规模在全球占比超过六成的美国,其DC计划和IRA投向公募基金的占比分别为55%和47%,而在1990年,DC计划投向公募基金的比例不足10%,同样IRA在1990年投向公募基金的比例也仅为22%;2015年末,加拿大第二支柱中投向公募基金的占比为48%,第三支柱中注册退休储蓄计划和免税储蓄账户中投向公募基金的比例分别为52%和25%;中国香港强积金中有超过90%的比例投向公募基金;中国台湾第三支柱中约80%投向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因其信托关系落实充分、强行托管机制、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专业的投资能力等在海外养老金资产管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政府在养老产品设置和立法保护等方面也起到推动作用。美国劳工部推出的QDIA默认基金中,目标日期基金、目标风险基金两类公募基金以及运用这两种策略的其他产品是主要选择,选择这些产品而没有选择保险等其他理财产品的原因是,目标日期基金、目标风险基金长期表现比较稳健、有合理的收益前景以及能够抵御通货膨胀。智利也提供了5只目标风险基金供个人养老金投资者选择。英国、中国香港也都将公募基金作为个人养老金投资的默认选择。